永利皇宫app下载注册|首页

“梦想的力量”:川西高原雪山下的少年足球队

日期:2020-06-19 10:50:00 来源:本站 浏览:969次


第七届四川宣传关心下一代新闻佳作

参评作品推荐表

 

作品标题“梦想的力量”:川西高原雪山下的少年足球队推荐单位中新社
作 者
(主创人员)
王鹏编 辑杨杰
刊播单位中新社首发日期2020年6月19日
刊播版面
(名称和版次)
中国新闻网(社会新闻)作品字数
(时长)
1485
作品评介
(120字以上)
该稿件关注四川藏族下一代孩子的成长故事,深入报道了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格聂镇则巴村的少年足球队。稿件采访扎实,生动鲜活,立意高远,展现了海拔超4000米的小村庄里,一群藏族孩子的足球梦。稿件既记录了小队员们的学习训练日常故事,也展望了藏族少年足球队的未来,具备极强的现实意义和人文关怀。
采编过程2020年6月下旬,记者在理塘县采访期间,获悉该报道线索,花两天时间前往格聂镇则巴村,现场采访了藏族小队员、校长、老师,后采访理塘县教育局局长等,最终成稿。
社会效果该稿件刊发中国新闻社文字通稿,并在网络上引发广泛转载。据不完全统计,稿件先后被新浪网、央视网、光明网、搜狐网等超20家网站转载,同时被马来西亚《南洋商报》采用。

领导签名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推荐单位盖章)

 

 

2021年  月  日

超长作品特别推荐,总编辑签字:


“梦想的力量”:川西高原雪山下的少年足球队

中新社理塘6月19日电 题:“梦想的力量”:川西高原雪山下的少年足球队
  作者 王鹏 刘忠俊
  6月中旬,川西高原阳光热辣,冰川覆盖着海拔6204米的格聂神山主峰。正午,11岁的丁真格绒顶着太阳,在草甸上开始足球训练。
  山脚下的格聂小学海拔近4000米,是四川甘孜州理塘县最偏远的学校之一。学校所在的格聂镇则巴村,两年前通电信网络,一年前脱贫。在这里,一群藏族少年的梦想正在萌芽。
  丁真格绒至今记得他的第一个足球。那时他还没上学,妈妈从乡上带回一个“黑白相间的皮球”,他听大人说“要用脚踢”,从此雪山下的草甸上多了一个奔跑的影子。
  2017年9月,丁真格绒入学。半年后,校长格绒仁青决定建足球队,速度快的丁真格绒入队,踢前锋。学校没体育老师,格绒仁青就从网上下载教学视频,先学后教。没有足球场,雪山下有的是天然草甸。没有球门,两块石头就行。少年足球队从此一天三练。早晨练体能,午后练技术,傍晚踢比赛。除集体训练,丁真格绒还单独加练,运球、颠球、射门、头球,一遍又一遍。“丁真刻苦,技术好,学习也好,我选他当队长,做个榜样。”格绒仁青说。
  渐渐地,这支雪山下的少年足球队踢出了名堂,踢到了县城理塘、州府康定。2019年5月,3名拔尖队员还获得了代表甘孜州到成都参加永利皇宫app下载注册青少年校园足球最佳阵容选拔赛的机会。
  “我知道农牧民的孩子要读书有多不容易。”格绒仁青出生在农牧民家庭,小学4年级时,父亲意外去世,母亲让他辍学。靠舅舅资助,他才回到学校。2011年中职毕业后,他到理塘县一所小学任教。2014年,听说格聂神山下的小学没有专职教师,他立刻提出申请。当年9月,他来到刚成立一年多的格聂小学,那时50多个孩子挤在一间板房,驻村干部兼职当教师。
  则巴村的历史很短,村民大多在深山游牧,后来才在这片山谷定居。2013年以前,最近的小学在乡上,上学需跋涉20多公里山路。村里许多学龄儿童没入学,在家长们看来,“读书不如挖虫草”。
  格绒仁青想改变这一切。他挨家挨户宣传,“最好的虫草在学校”。2015年9月,学生增至110多个,新校舍也开始修建。2017年9月6日,孩子们搬进新学校,全部寄宿,家长们从此可安心去放牧、挖虫草。
  教学之余,格绒仁青看到精力旺盛的孩子们追着足球跑,决定建足球队,“把这所高原小学办出体育特色,帮孩子们追求梦想,走出大山”。
  两年多来,格聂小学的足球氛围愈发浓厚。在政府和爱心人士帮助下,还有了水泥足球场。雪山下那片承载汗水与梦想的草甸,距学校稍远,少年们不常去了。
  “我长大了想进国家队,当最佳球员,去国外踢球。”结束训练,丁真格绒抱着足球在野花丛中坐下,红扑扑的脸上滴着汗珠。
  看着少年认真的脸,格绒仁青表情复杂。“草甸凹凸不平,运球更考技术,长期下来,到平整的球场上运球更自如。”这些“优势”远无法弥补专业训练的缺失。格绒仁青曾带孩子们去成都比赛,知道差距所在。“孩子们在高原长大,体能好,但技术粗糙,战术意识差,缺专业训练。”
  虽然一年来偶有体育专业的志愿者前来支教,但更多时间里,还是格绒仁青和几个“门外汉”教师带着少年们训练。“他们有天赋,那么努力,却只能跟着我练……”格绒仁青满是遗憾。
  目前,理塘县所有小学实行“3+3”政策,孩子们在乡镇读完3年级,要去县城读4到6年级。格绒仁青担心以后队员们没了训练环境,“慢慢就把足球梦放弃了”。格绒仁青希望当地能设立足球培训班或高原足球培训基地,“如果可能的话,给中国足球培养一批藏族人才”。(完)